免責聲明: 金色財經作為開放的資訊分享平臺,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色財經平臺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
APP
中國版App下載 Android & iPhone
金色專欄
  • 專欄申請

EIP-1559上線之際被潑一點冷水

?8月5日,以太坊倫敦硬分叉升級完成,EIP-1559 正式上線。

以太坊,迎來前所未有的高光時刻,似乎所有人都在討論和等待反轉時刻——以太坊超越比特幣。

高盛發了報告,說以太坊是最具“實際使用潛力”的區塊鏈,市值有望超越比特幣。

BitMEX創始人Arthur Hayes撰文表示探討以太坊市值超越比特幣的可能性。

Bankless 的兩位主理人 Ryan Sean Adams 和David Hoffman 作為以太坊的頭號奶王,常年輸出諸如“以太坊是最有資本效率的資產”、“以太坊超越比特幣是不可避免的”……等內容。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中文加密世界常常翻譯并傳播 Bankless 的文章,導致華語世界也彌漫著一種對于以太坊反轉比特幣的謎之自信。

……

氣氛組全部到位,以太坊創始人V神在接受CNN采訪時也勇敢地表示,以太坊有望在市值上超越比特幣。

以太坊靠什么超越比特幣?

EIP-1559 無疑是大家的希望所在,在所有關于以太坊超過比特幣的論述中,都會提到 EIP-1559 :實行EIP-1559之后,燃燒基礎手續費,以太坊將扭轉通脹趨勢,變成通縮資產,至于價格,當然To the Moon。

比如,Pantera Capital創始人Dan Morehead 接受采訪時就表示,即將到來的倫敦升級將幫助以太坊趕超比特幣,使以太坊更像一種固定資產。

對以太坊的通縮期待也演變成一種MEME符號,加密大V們在推特名字旁放上蝙蝠和聲音的表情??。

但越是這樣吹捧以太坊,我越發覺得危險。

EIP-1559,為納稅助威

人們總是傾向于高估一件事的短期影響,卻大大低估了它的長期影響,用之形容EIP 1559 十分貼切。

這個影響,既可能是正面,也可能是負面,盡管大多數人都將其視為天大利好。

首先,我們得理解一個真實的EIP-1559。

EIP-1559的核心是改變了用戶在以太坊鏈上交易付費的模式。

以前,以太坊鏈上交易采用是第一價拍賣模式,很好理解,價高者得。

礦工根據用戶出價的高低,選擇打包的區塊,并獲得用戶支付的手續費,這也導致一個嚴重的問題——內卷。

就跟下雨天打滴滴車和叫外賣一樣,司機純按照出價高低接單,這就導致只有“有錢人”才能優先享受服務,其他人不得不提高報價,無形中增加了平均成本。

本來20塊錢就可以做一趟車,結果最后大家都必須付出50元才能打車,太卷了。

怎么解決呢?

這就有了 EIP-1559,拋棄第一價拍賣,采用統一價拍賣模式,設置一個基礎費用。

這就好比為了應對打車貴和打車難的問題,互聯網公司親自下場制定一個價格同盟,司機不再根據價格高低選乘客,而是直接用互聯網公司制訂好的價格,這個費用會根據實時供需情況進行變動。

此外,為了照顧部分用戶的需求,在擁堵時為了加速交易,也可以通過打賞的方式給礦工小費。

那么,礦工會不會自己發送大量交易抬高基礎費用,左手倒右手?

于是,為了杜絕這一點,EIP-1559最狠的一招出現了,礦工不獲得基礎費,直接銷毀,這也是整個EIP-1559最具爭議的一點。

如果沒有銷毀,這就如同互聯網生態下的打車或者外賣平臺統一制定動態價格,以及高峰時期小費加價,一旦引進了銷毀政策,則從改變了ETH的貨幣政策。

最初,EIP-1559的目的是為了降低手續費,但是如今大家更關心,EIP-1559是否能讓以太坊進入通縮,價格是否 TO THE MOON。

在比特幣的機制中,系統只提供了一個支付通道,用戶直接付費給提供了記賬服務的礦工,相當于是一筆服務費用。

EIP-1559后,原本直接支付給礦工的費用被“中央”剝奪進行銷毀,相當于變成了一種稅收。

稅收從來不是只向生產者征稅,也包括向消費者,靠增加稅收,減少服務方的收入能降低交易費用嗎?打一個比方,向房地產商收重稅,降低地產商收入能降低房價么?

好像從基礎的經濟學原理上說不通,因此這里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至少從運行至今的情況來看,并未有降低手續費的表現。

那么為什么大多數持幣者對這樣一個“稅收政策”拍手叫好?

無他,利好ETH幣價。

在大多數人看來,一切有利于幣價上升的措施都應該被支持。這筆稅收通過銷毀的形式分配給了所有持幣者,是打礦工分汽油的壯舉。

如果是互聯網平臺抽走司機的大部分基礎費用所得,那么一定會被怒斥為“資本吸血”,同情礦工,但如果這筆費用讓所有股票持有人受益,那么大家又會覺得這個政策理所應當。

礦工呢,在V神和以太坊基金會的強勢話語權面前,似乎只有忍氣吞聲的份兒。

相較于比特幣礦工而言,以太坊礦工一直比較弱勢。

從算法機制來看,礦工應該是區塊鏈的主人,至少說是合伙人,但從2015年設置難度炸彈開始,以太坊礦工注定只是臨時工,他們并未得到應有的“尊重”。

ETH2.0到來時注定要分裂,EIP-1559又將矛盾預演,現在看起來V神和以太坊基金會表面贏了,但共識破碎,礦工的反擊或許正在路上。

一次大型分叉遲早到來。

警惕盛世危機

在我們此前撰寫的《以太坊真正的競爭優勢:意識形態》一文中,我們指出以太坊最大的競爭力是去中心化的意識形態。

DeFi,也是一種意識形態的選擇,比如一些純粹主義者或者頭部 DeFi 協議拒絕在以太坊之外的網絡開發任何應用,這種堅守極大地拓寬了以太坊網絡的護城河。

所有試圖挑戰以太坊的新公鏈,都必須意識到,技術上的進步其實是最簡單的,意識形態上的超越才是最難的。

相對應,以太坊最大的危險也是意識形態的墮落,從一個富有創造力、團結的社區,變成了一家由Vitalik和以太坊基金會控制的公司。

EIP-1559

Layer2

ETH2.0

這是V神和以太坊基金會一直致力于推動完成的“三件小事”,目前來看,似乎沒有誰能阻止其步伐,一切非技術性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礦工可以隨時被犧牲和拋棄,這是成長路上的代價,下一個代價又是誰呢?

從EIP-1559開始,以太坊系統的權力結構就發生了變化,單一權力主體在不斷擴張,左手印鈔,右手稅收,類似于一個國家系統。

2019年,以太坊的核心開發者 EWASM 團隊的 Lane Rettig 曾在推特上抱怨:“以太坊的治理已經失敗,實際上就是專家統治:一小群技術專家對協議更新有著最終決定權。”

與同樣采用鏈下治理的比特幣網絡相比,以太坊的“中本聰”尚未隱退,盡管V神本人并非獨裁者,但是他的一言一行往往能影響其他人的心智和決定,尤其是以太坊基金會沒啥主見,害怕表達意見,做決定。

但神奇的是,恰恰是在以太坊基金會沒啥存在感的一兩年里(比如2019年、2020年),整個以太坊DeFi生態實現了大爆發。

縱觀歷史,許多偉大的繁榮源自至下而上的野蠻生長,無為之治與自私自利,而許多慘痛悲劇往往來自于某些個體和組織高尚且宏偉的夢想和一廂情愿。

盡管現在從媒體到社區,都在高呼“以太坊不可戰勝”,“以太坊即將超越以太坊”,但如今的以太坊遠遠談不上“勝利”,問題重重,任重而道遠。

警惕潛在的危機,警惕捧殺。

祝愿以太坊變得越來越好。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發表評論
0/140
發布評論
評論
文章作者: / 責任編輯: 我要糾錯

聲明:本文由入駐金色財經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金色財經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金色財經 > 區塊鏈 > EIP-1559上線之際被潑一點冷水
乐天堂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