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責聲明: 金色財經作為開放的資訊分享平臺,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色財經平臺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
APP
中國版App下載 Android & iPhone
金色專欄
  • 專欄申請

專訪數字藝術家kefan404:版權 NFT的阿喀琉斯之踵

刀槍不入的戰神阿喀琉斯最終敗倒于射入腳踝的毒箭,全身上下唯一的弱點讓他丟掉了性命。

從 NFT 誕生至今,版權問題一直伴隨其左右,而在加密藝術這個子集中,版權問題又是一直被提及但從未被解決的「世紀難題」。

其實,在 NFT 誕生以前,版權問題就一直在困擾著數字藝術家們。

戰勝卡戴珊的藝術家

“數字藝術作品被侵權的形式,在作品沒有被抄襲、被修改的情況下,大體分為個人行為與商業行為兩種。”kefan404 說道。

kefan404 (b.1996),出生于浙江,現居德國,是一位數字藝術家,關于版權問題,他很有發言權。

時間來到 2020 年 3 月。

那時 Beeple 登陸佳士得,作品賣出了 6900 萬美元的天價;那時 kefan404 發布了一條微博,控訴金·卡戴珊的侵權行為。

起因是金·卡戴珊將 kefan404 創作的數字藝術作品發表在了個人社交媒體中卻沒有標明創作者。雖然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人也會將自己喜歡的圖片發布在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媒體中,也很少有人會特意標注出原作者,但其實這也算是侵權的一種形式。卡戴珊這樣的知名人士卻毫無版權意識,沒有表現出對藝術家的尊重,這是令 kefan404 感到憤怒的重要原因。

「孤立看待單個的個人侵權行為似乎沒有那么嚴重,但是如果一件作品的熱度很高,被反復傳播,那么很快就會出現一張九手數字包漿的作品圖片,而且大家并不知道原作者是誰,大部分人在傳播的過程中也很少去追查,甚至根本不在意原作者是誰。」

不過好在這件事情最終得到了解決,kefan404 得到了道歉以及要求的 1 美元賠償,金·卡戴珊也標注上了藝術家。但這畢竟是少數,這種侵權形式絕大多數都難以追查,藝術家本人也難以知曉,維權也就更無從談起。

《習武救不了哥譚市》kefan404

NFT 真的保護版權了嗎?

kefan404 也加入到了 NFT 藝術品創作者的陣營當中,在 Foundation 等多個平臺都售出過自己的作品。近日,kefan404 的作品《故土難離》就在風潮 Wave C 以 1.18ETH 售出。而這些 NFT「帶來的」收入也讓這位數字藝術家意識到了「原來數字藝術也擁有和傳統藝術品銷售那樣的商業可能性,畢竟 NFT 從很大程度上解決了數字藝術作品無限復制和擁有權這兩個問題」。

作為一位優秀的藝術家,kefan404 主攻數字藝術、交互與視覺設計。其作品曾發表于 Dezeen、梅賽德斯-奔馳官方主、保時捷生活志《Type7》,曾與現代汽車、波士頓動力展開三方跨界合作。其于 2019 年開始的長期項目《模糊邊界》始于他對「感知即現實」這一理念的認同與探索,在一系列超現實與次現實主題作品的創作中試圖尋找感知與現實之間的平衡與制約。

《世間無神人造神》kefan404

而在接觸 NFT 之前,他沒想著可以賺到多少錢,只是為了可以簡單釋放一下自己爆棚的表達欲。他最初的收入來源和大多數數字藝術家一樣:海報、周邊、商業授權。

制作海報收入無需多說,周邊指的是類似 RedBubble 這樣的平臺會為藝術家們提供一套完整的解決方案,藝術家只需要上傳自己的作品并選擇上架哪些周邊產品,之后的銷售、生產、物流都會由平臺負責。商業授權則包括了如獨立音樂人專輯封面的授權使用、品牌方合作的商業單等等。

此前在社交媒體中還曝出了部分數字藝術創作者在銷售自己的作品之前會和買家「約法三章」,要求買家不可以商用,甚至還不可以在社交媒體中展示。可以說在 NFT 走入人們視野之前,版權問題讓數字藝術家們銷售作品面臨著層層阻礙。

而 NFT 的出現讓很多數字藝術家對于版權保護問題變得樂觀起來,認為 NFT 讓他們的版權得到了保障,但 kefan404 卻并不這么認為。

「對于創作者自證身份上,NFT 的確有幫助,提供了一種比出具源文件更簡單方便并且可以供所有人查看的一種途徑。」不過,kefan404 認為這種身份自證也需要創作者長期運營自己的社交媒體,之后通過社交媒體讓自己的真實身份與鏈上地址「綁定」,雖然這種方式對于不喜歡使用社交媒體或是不常運營社交媒體的藝術家們并不友好,但「總歸比沒有這個步驟要好得多」。

而對于作品傳播過程中的版權問題,kefan404 認為 NFT 并沒有起到什么幫助,在著作權和版權的定義與處理上和傳統藝術品交易并無二致,「甚至因為一些平臺的展示機制,原始分辨率的作品都能被下載下來。」

《故土難離》kefan404

此外,也許我們還應該反思,目前的 NFT 到底是幫助保護了版權,還是降低了侵權成本、提高了侵權收益呢?

首先,目前的大多數 NFT 藝術作品都是數字藝術作品,依舊可以被復制、保存,而且所有人都可以用同樣的圖片自己重新鑄造一枚 NFT,而且與互聯網實名制不同的是,區塊鏈上的地址是匿名的,即使被侵權也沒有辦法解決,而目前 OpenSea 等平臺能做的也只是下架侵權 NFT,并不能懲罰到侵權者,這無疑大大降低了侵權成本。

此外,如果有沒有對作品、作品進行充分研究的買家買到了假貨,由于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是無法追回損失的財產的,對于侵權者而言,可以隨意用他們的作品鑄造 NFT,運氣好賣出去也不必擔心后續的糾紛,相當于「零成本」。

關于這件事近期討論最多的當屬攝影記者丁剛所拍攝的《礦機之花》這幅作品,作品發布當天引起了全網熱議,無數人將照片下載下來并上傳至 OpenSea 等平臺鑄造成 NFT,也有一些人在原作基礎上加上了一些濾鏡并美其名曰「二次創作」,kefan404 更是直言「拿 StyleGAN 套個油畫濾鏡真算不上二次創作。」而對于這些屢屢出現的侵權事件,kefan404「總是感到非常氣憤,但是又無可奈何,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而談到像 OpenSea 這樣的開放性 NFT 平臺是否需要更加中心化的監管時,kefan404 列舉了 YouTube、Instagram 等內容平臺的做法,它們通過與數據庫內容對比會對可能侵權的內容作出警告,創作者提出的申訴也往往能很快得到回復。但是在 NFT 領域卻很少有項目方去做這件事情。而且更嚴重的問題在于,目前大部分侵權問題都需要被原作者發現、提出申訴后才可以被發現、處理,所以即便是平臺想對這個問題進行監管往往也是力不從心,kefan404 也期待著未來會誕生一些專注于版權保護的區塊鏈項目。

《太陽雨》kefan404

版權問題是一直存在著的,也是一直難以解決的,而且解決方式不能依賴于個體,而是需要社會每一個人做出努力。kefan404 是一位常常被侵權的藝術家,作為當事人,他更加迫切地希望全民都能提高對于版權的尊重和敬畏,同時,創作者們除了要約束自己的行為,絕對不能逾越抄襲、盜版這種絕對紅線外,更應該團結起來,在自身權益受到侵犯的時候一起挺身而出、抱團取暖,因為一個人的力量與聲音微乎其微。

“很感激那些在我自己之前遇到一些版權糾紛的時候替我挺身而出的朋友們。”kefan404 說道。?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發表評論
0/140
發布評論
評論
文章作者: / 責任編輯: 我要糾錯

聲明:本文由入駐金色財經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金色財經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金色財經 > 區塊鏈 > 專訪數字藝術家kefan404:版權 NFT的阿喀琉斯之踵
乐天堂手机app Fun88| FUN88登录| fun88官网| fun88官网备用| FUN88手机版| Fun88乐天堂| 梦飞翔| 乐体育| 乐体育官网| 乐体育网址| 乐天堂app下载| 乐天堂fun88体育官网| 乐天堂fun88入口| 乐天堂国际| 乐天堂手机app| 乐天堂手机app下载| 乐天使| 热天堂| 热天堂官网| 乐天堂fun88| FUN88电竞| 乐天堂入口| 乐天堂最新网址| 乐天堂备用网址| 乐天堂体育官网| 乐天堂fun88电竞| 乐天堂体育官网平台| 乐天堂注册| 乐天堂fun88国际| 乐天堂备用网站| 乐天堂电竞体育综合平台| fun88地址| fun88首页| fun88乐天堂网址| 天堂fun88| 乐天堂app| 乐天堂网址| 乐天堂电竞平台| fun88亚洲体育| 乐天堂手机版| 乐天堂体育注册| 乐天堂首页| 乐天堂88| 乐天堂fun88体育投注| 乐天堂fun88投注| 乐天堂fun88app|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