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責聲明: 金色財經作為開放的資訊分享平臺,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色財經平臺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
APP
中國版App下載 Android & iPhone
金色專欄
  • 專欄申請

時代終將屬于以太坊

早期比特幣撰稿人、比特幣雜志聯合創始人,流暢中文KTV歌唱家,首個 “世界計算機” 概念證明的Vitalik Buterin向加密世界描繪出ETH2.0超級公鏈的整體輪廓,這時代終將屬于以太坊。

以太坊初具輪廓

他是一個“其貌不揚”年輕人,早期比特幣撰稿人,比特幣雜志(BitcoinMagazine)聯合創始人,流暢中文KTV歌唱家,最初的白皮書中首次將以太坊作為 “世界計算機” 概念證明者--Vitalik Buterin。這時的以太坊,還僅僅存在于“圖紙”上。

Vitalik Buterin認為數字貨幣及其相關的區塊鏈可以比簡單的 P2P 電子價值轉移更方便。為了實現這一宏偉愿景(民間傳論當時的V神喜歡打魔獸,后來被策劃刪檔后很生氣便有了對區塊鏈的暢想),他著手創建一個完整的虛擬生態系統,其中包括全球區塊鏈和智能合約編程平臺,并且兩者都將由本地數字貨幣 ETH 提供支持。在他描繪的這個“去中心化”生態中,允許任何開發者都能夠高自由度的在系統中開發應用并集成在以太坊上。基于智能合約,以太坊上的應用程序可以在動態條件下自動傳輸信息和價值,并最終構建一個新型的Web3.0網絡生態。

2013年底,Vitalik Buterin開始與Mihai Alisie、Amir Chetrit、Charles Hoskinson、Anthony Di Iorio、Gavin Wood 博士、Joseph Lubin 和 Jeffrey Wilke等“密碼學極客”聯手開發以太坊,經過了不到兩年的開發以太坊在2015 年 7 月 30 日網絡主網啟動。雖然以太坊看似是迎來了生態的新篇章,但這僅僅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

加密貨幣早期的繁榮

以太坊在2017年10月升級后,進入到了大都會階段,也基本呈現出了以太坊1.0的一個基本輪廓,即一個基于POW的去中心化、無需授權、安全、開源、圖靈完備、偽匿名且通證緊縮供應的經濟形態。以太坊以ETH代幣為核心,構建了一個經濟生態,既能夠存儲價值、允許用戶發送或接受的交易,又能夠作為任何交易的“損耗”籌碼(GAS以Wei計算)。

以太坊基于友好的Solidity 開發語言,允許開發者編譯用于自動執行的智能合約,開發者可以基于智能合約構建去中心化應用DAPP,基于虛擬機EVM運行。同樣,系統中除了普通用戶、開發者外,網絡中的所有交易由礦工群體將交易打包成塊全網共識,同時礦工也在這個過程中獲取系統給予的ETH代幣激勵,形成了又一大POW勢力。總的來看,以太坊能夠以高度去中心化的形式安全運行。

在2017年的下半年開始,DAPP應用的開發迎來了小高潮,基于以太坊智能合約發行ERC-20標準的代幣成為了彼時的浪潮。在外部資金大量涌入到以太坊生態內之后,加密貨幣世界迎來了幣種的大爆發。截止年底總數已達達了500余種,這也為后續DeFi的發展乃至繁榮埋下基墊。即便是后續其他的區塊鏈公鏈主網上線前,生態通證都會首先基于以太坊發行,如EOS等項目,也是在主網上線后以“映射”的形式“跨越”至其主網。

以太坊上,加密貨幣種類的噴發進一步推動了加密貨幣總市值的增長。根據Coinmarketcap數據顯示:2018年1月,加密貨幣總市值達到了頂峰約為7200億美元,以太坊上ERC-20代.幣的爆發貢獻了大部分數據,時至2020年年底加密貨幣總市值才再次突破前高。

序曲:以太坊面臨的挑戰

交易的效率與成本

2017年底,ERC-20標準的資產構建,迎來了加密貨幣早期的高潮。與此同時CryptoKitties的興起也定義了ERC-721標準的NFT資產,伴隨著NFT早期狂潮的同步來襲,以太坊設計的合理性遭受了質疑。CryptoKitties給以太坊網絡帶來了大量的交易,比如從2017年12月5日到12月10日,以太坊等待確認的延遲交易每天保持在2萬以上,同樣鏈上日交易筆數也達到了峰值113萬次。

以太坊鏈上單筆交易平均消耗Gas圖表(來源Glassnode)

2018年的7月,伴隨著市場整體的降溫以及CryptoKitties的熱度下降,市場整體交易量有所回落,但是單筆交易平均消耗Gas始終居高不下,峰值達到了0.007ETH,按照當時ETH價格474美金,單筆交易消耗GAS費成為約為3.3美金,當時是對于很多投資者來說是不能接受的。不過這與2020年DeFi爆發后的GAS費水平相比,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在2020年,高收益主導的流動性挖礦使得DeFi爆發,產生一個FOMO情緒以及虹吸效應。好的一面在于,DeFi的多點開花讓投資者們清楚的認識到DeFi優質的潛力,以及加密貨幣整體“深不可測”的市場容量。并且DeFi的爆發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開發者,加入到DeFi生態,加速去中心化世界的基建不斷完善。同時DeFi也從一場實驗,蛻變成一個獨角獸。但是以太坊作為DeFi世界的主戰場,自身的瓶頸也阻礙了DeFi生態的健康發展。

我們能夠看到,無論是AAVE、Compound還是MakerDAO、Uniswap等優質的DeFi協議,都是以太坊上的原生應用,優質的DeFi協議基本都是“扎堆”構建在以太坊上。以太坊上的交易量在進入到2020年以后,開始呈現一個指數型的飆升。相較于2017年交易量集中在某一時段爆發且迅速回落不同,2020年以后的市場更為成熟、完善,平均交易量相對來說基本都是處于高位,以太坊鏈上每天都會處理且延遲大量的交易。“不堪重負”所造成的后果也必然是交易效率的急速下滑,以及交易成本的進一步飆升。在交易效率上,有大部分DeFi玩家表示,“一筆以太坊鏈上交易,在高峰時期可能在付了一筆“極貴”的GAS后仍舊是經過了幾個小時,才被打包確認,并且可能已經因此錯過了交易的最佳時期。”

如果說在2018年3美金的GAS成本算是貴的話,2020年以后的平均GAS費堪稱天價。從2020年的3月開始,也就是Compound在Uniswap上以流動性挖礦的形式上線自家代幣COMP以后,到目前為止以太坊上的GAS費經歷了幾次極值:

2020年3月12日的0.006ETH

6月11日的0.0166ETH

9月2日的0.032ETH

9月12日的0.01986ETH

2021年的2月23日的0.024ETH

5月19日的0.021ETH。

ETH的價格從2020年3月的110美金一路上漲至2021年5月的4000美金,目前回落到2000美金左右,GAS費值整體仍舊處在高位,這也造成了GAS費金本位的飆升,一筆交易所消耗的GAS費基本在十幾美金到幾十美金不等。從另一方面看,DeFi玩家們在進行流動性挖礦或者質押等活動時,往往會頻繁的與合約進行交互,所以一次活動的GAS消耗可能是多次的。這也造成了很多中小型投資者,收益低于GAS支出的情況,在一段時間內以太坊上的DeFi也被譽為大資金玩家的游戲。

GAS費飆升的元兇與EIP1559的提案

以太坊礦工,在給交易進行打包確認并不是按照時間順序進行排列的。礦工群體本是就是一個利益群體,所以在以太坊網絡中當交易量“爆發”的時候,礦工們往往會優先打包GAS費出價較高的交易。所以很多交易者,在自己的交易已經付了一筆GAS費卻沒有被網絡所確認時,往往會進一步提升這筆交易的GAS費來吸引礦工們優先打包自己的交易,這樣有幾率確保自己的交易“優先”被打包。這樣做的結果,直接導致大量普通交易者的交易被網絡延遲確認,同時網絡中單筆交易的GAS費平均水平飆升。在交以太坊交易量過大時,可能會出現某筆交易支付了天價的GAS費,畢竟對于某些大戶來說在足夠的收益面前GAS費的消耗不值一提。

從礦工的角度來看,礦工在以太坊系統中的收益主要來源于三部分,以太坊出塊獎勵+GAS費收益(單幣交易所有GAS費歸礦工所有)+索引叔塊獎勵(非主要)。GAS費一味的飆升,雖然礦工群體以及大戶們賺的盆滿缽滿,但是這樣直接導致了很多DeFi玩家以及開發者,紛紛出逃以太坊,并轉向了“隔壁”的BSC、Heco、及后起之秀Polygon。

針對于以太坊系統礦GAS費機制的不合理性,社區提出了EIP1559的提案用以緩解GAS費高漲,帶來了網絡弊端。EIP1559提案早期2019年的4月就已經被Vitalik Buterin提出,所以這個提案并不是今年才提出的。

EIP1559提案改變了礦工們在GAS費部分的收益,具體則是網絡中會對一筆交易的GAS費設定一個最低的固定值(這個固定數值可能會隨著網絡擁堵而適當提高),并且這部分GAS費并不會給予礦工而是直接被銷毀。用戶倘若想要優先打包自己的交易,可以給予礦工一點“小費”來吸引礦工優先將該筆交易打包。這也就意味著,礦工在整體的收益部分中,GAS費部分將極大的降低,但是總的來看這種方式似乎能夠直接起到緩解以太坊網絡中交易擁堵的困境,變相的達到擴容的效果,同時也給以太坊帶來了一個銷毀場景實現一個價值通脹。

雖然EIP1559提案得到了絕大多數礦工群體的反對,但是它可能在2021年的8月4日(原本計劃在7月實施)倫敦硬分叉升級中實施。

DeFi生態的多足鼎立

雖然以太坊構建了DeFi發展的早期基礎,但是以太坊并不是開發者以及DeFi玩家們的唯一選擇。從2020年的下半年開始,交易所公鏈幣安智能鏈BSC以及火幣生態鏈Heco主網的相繼上線 ,似乎對于以太坊DeFi生態的發展造成了威脅。

相對于以太坊,BSC以及Heco在交易的效率以及成本上存在一定的優勢,通常BSC或者Heco上一筆交易所需要的GAS費,可能僅僅是以太坊上的十幾或者幾十分之一。幣安以及火幣紛紛的為自家DeFi生態提供資金以及用戶倒流,這類頭部平臺本身也能夠充當跨鏈橋將以太坊鏈上的資產,“跨鏈”到自家DeFi生態中。所以一個客觀事實在于,BSC以及Heco確實“瓜分”了以太坊上的部分資金以及用戶。我們將從四個指標包含地址數、TVL(鎖倉價值)以及交易筆數來看這兩個生態發展的一個具體情況。

在賬戶地址增量上來看,BSC增速最快,根據bscscan數據顯示,2021年的2月13日BSC賬戶地址數為138.7萬個,在3月3日暴增至5706.5萬個,目前賬戶總地址為8382.94萬個。

Heco上地址增速以及總量亞于BSC,整體也在保持一個高度的增長,目前賬戶地址總數為1678.8萬個,去除存在一用戶注冊多地址的情況下,地址數的驟增也完全能夠反應短時間用戶增量的情況。

以太坊、BSC以及Heco的交易量在2021年的5月達到頂峰(可以認為是相近時間的對比),其中以太坊 5 月 9 日達到最高交易數171.66萬筆,BSC5月14日交易量1183.83萬筆,同期Heco在5月10日交易量達到頂峰為435萬筆。所以在交易量上來看,BSC以及Heco整體遠高于以太坊,這和以太坊上的高交易成本存在一定的關系。畢竟作為用戶來講,在以太坊、BSC以及Heco上某一筆挖礦行為的收益相近,投資者肯定更愿意在BSC或者Heco上進行,即便是BSC以及Heco上某些DAPP的風險更高。

據DeBank數據顯示,從TVL上對比雖然與以太坊仍有些差距,但BSC及Heco也成為了DeFi生態整體TVL中的兩個重要占比。經歷了5.19大跌后,DeFi整體生態資金加速出逃,TVL也呈現了腰斬態勢(也與幣價下跌有關)。目前BSC上TVL額為1301.4億美元,其中DEX板塊的PancakeSwap(67億美元)、MDEX(14億美元)、Ellipsis(13億美元)以及借貸板塊的VENUS(19億美元)貢獻了大部分TVL份額且也都為DeFi整體板塊第一梯隊應用。

Heco上TVL額為20.9億美元,其中主要為MDX(15億美元)的份額。

這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作為Layer2梯隊的Polygon,目前也匯聚了大量的資金,整體的TVL達到了55億美元,很多以太坊上的DeFi應用比如AAVE、Curve、Balancer V2以及SushiSwap開始同步集成到了Polygon上,也使得Polygon成為了目前DeFi板塊中比肩以太坊、BSC的豪門生態。

總的來看,在DeFi賽道的競爭中,BSC以及Heco等生態構筑DeFi世界整體的繁榮景象,同時形成了多足鼎立的局面。

黎明:ETH2.0來臨的前夕

間接擴容的Layer2

以太坊的主要問題在于自身的承載性,畢竟以太坊目前所有的交易以及交互都是在主鏈Layer1上進行,使得本來TPS就不高的以太坊不堪重負。圍繞以太坊的擴容,目前主要以兩個本質上完全不同的方案,一個是以間接形式擴容的Layer2方案,另一個則是我們都比較期待的且本就在以太坊規劃中的直接擴容方案ETH2.0。目前,ETH2.0已經開啟了信標鏈進入到了ETH1.X階段,不過整體的開發進度難以準確估計,所以目前整體處在ETH2.0前夕階段,那么以太坊的擴容目前以Layer2作為主要手段。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也對于Layer2給予了高度的認可,并認為Layer2或將與ETH2.0并存。

總的來看,Layer2的主要思路在于在以太坊主鏈周圍搭建一個“通道”,即二層網絡,將 Layer1 的大量計算需求搬到 Layer2 上進一步緩解以太坊Layer1主鏈的壓力。Layer2整體也存在多種方案,這就好比給一個條公鏈緩解車流壓力,既可以通過在公鏈邊再修建一條小路最終匯聚到主路上,也可以通過搭建立交橋的方式引流,總之最終的目的就是緩解公路車流量較大的壓力。

目前在整體Layer2方案中,包含側鏈、Plasma、 Rollup 、Validum。其中目前被業內看好的Rollup方案細化還可分為Optimistic Rollup(多輪交互的Arbitrum Rollup) 、ZK Rollup 、zkPorter 、starknet幾個Layer2方案。通常,用戶想要在Layer2上進行交易時,往往需要將資產提至Layer2上,資金最終也需要從Layer2退出至Layer1。

不同的Layer2方案其實優劣各異,Matter Labs此前整理了一份關于各個Layer2方案整體優劣的對比。

Plasma方案,整體的安全性不錯,同時該方案少于主鏈交互,所以其交易效率較高。而缺點在于其不具備主鏈的數據可用性,同時用戶將資金退出至Layer1也需要一個7-10天的退出期。相比之下,ZK Rollup方案資產退出期較短且具備高度的安全性,但是整體不支持智能合約,而Optimistic Rollup則是支持智能合約,但是與Plasma類似,資產從Layer2退出至Layer1仍可能多達1周,降低了用戶資金的利用率。

在Layer2板塊的進展上看,目前Optimistic Rollup主網已經上線,并且以太坊上的DEX巨頭Uniswap已經上線了Optimistic Rollup。Arbitrum Rollup則是在5 月 28 日上主網, OKEx 已宣布將支持 Arbitrum,并且按照投票結果 Uniswap V3 也將遷移到 Arbitrum。

目前在Layer2賽道進展最快的Layer2成員是Polygon,上文提到包括AAVE、SushiSwap等已經將自家應用部署在Polygon上,目前Polygon地址數超過了2348.86萬個,日交易量峰值達到了917.7萬個,整體DAPP數超過了100個,同時諸多的開發團隊也正在基于Polygon開發應用。

在ETH2.0來臨的前夕,Layer2是最為有效的以太坊擴容方案,在未來也很可能成為ETH2.0的一部分,共同推動生態整體的發展。

ETH2.0到來前,以太坊的“優越感”仍舊存在

雖然以太坊主鏈在承載方面的表現并不佳,數據展現仍遙遙領先其他生態。就目前TVL來看,DeFi整體TVL為738.2億美金,以太坊目前整體的TVL為526.5億美金以,太坊占據了生態整體的絕大部分資金量。

以太坊上的“獨角獸”DeFi應用也是“扎堆”出現,根據DeBank數據顯示,目前以太坊上TVL超過10億美金的應用達到了10個,分別是AAVE、Compound、Curve、MakerDAO、Uniswap、SushiSwap、ShibaSwap、Synthetix、Liquity以及Bancor,基本占據了“獨角獸”陣營的半壁江山。

穩定幣在DeFi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加密貨幣整體的特征在于高波動性。穩定幣作為錨定美金且極小波動為特征的穩定加密資產,完美的成為了加密貨幣資產之間橋梁。目前,包含USDT、DAI、PAX 以及USDC等10個穩定幣板塊中70%以上都是在以太坊上進行結算,并且早期在以太坊上發行。而對于目前穩定幣整體的流通處于增加的態勢,同時以太坊上DeFi協議中質押穩定幣數量也占了一個主導地位,比如MakerDAO、Curve以及Convex等,這類與穩定幣相關的協議都是以太坊上的原生應用。

以太坊上的諸多DeFi應用,在起步上比較早,尤其是借貸以及DEX等板塊。比如早在2017年AAVE前身ETHLend就已經在以太坊上部署,并且在2018年9月下旬更名為AAVE。同樣,作為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組織MAkerDAO早在2017年就上線了自身的協議。DEX板塊的Bancor在2017年6月上線以太坊主網,Uniswap在2018年上線以太坊主網并成為AMM模式的鼻祖等等。以太坊構建了DeFi世界的早期基礎,同樣以太坊在整體DeFi生態中的重要作用也使得以太坊的根基難以撼動。

以太坊的“優越感”也同樣體現在區塊鏈世界的“意識形態”上。其實以太坊更像一個一線城市,還是一個有文化、有底蘊的文化古城,以太坊上生態的形成區別于其他生態,他的繁榮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雖然城市整體較為擁堵,但是城市整體經濟繁榮且文化悠久。

就目前的以太坊來看,以太坊本身是DAO自治的最突出的典范,生態整體完全的權利下放。以太坊整體的節點數高峰時超過了12000個,以太坊基金會也沒有能力去控制節點。以太坊樹立的這種完全去中心化且真正高度自治的意識形態,是其他生態無法匹及的。這種意識形態,更多的推動了以太坊上的創新與增量,這是以太坊最為獨特的魅力也是其底蘊的基礎。

時代之光,或許也是礦工之殤。

POW礦工群體一直是加密貨幣領域的一股強大的勢力,同時也是比特幣以及以太坊生態中的重要角色,利益因素的驅動也讓礦工群體在行業的早期“野蠻生長”。

目前POW礦工群體面臨著“內憂”與“外患”的嚴峻形勢,尤其是以太坊生態中的POW勢力。DeFi的爆發使得以太坊生態內的交易量井噴,伴隨著一段時間內以太坊幣價以及GAS費的同步暴漲,以太坊礦工則是賺的盆滿缽滿,但是這可能是最后的狂歡。

從2021年的上半年開始,國內對于POW挖礦方式亮起了紅燈,POW大量消耗能源與碳綜合的理念相悖,政策開始其全力打擊。截止到7月初,全網以太坊算力跌至487TH/s,這其中國內以太坊算力整體下降了17%,也引發了顯卡價格的暴跌,總體的外部形勢,加速了國內以太坊POW礦工的出逃與轉型,同時對于挖礦所使用的礦機也難有出路。

EIP1559提案的進一步落實,可能會讓礦工們的收益整體下滑。伴隨著ETH2.0信標鏈的上線,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POS礦工的隊伍,這讓以太坊POW礦工所面臨的處境雪上加霜。雖然目前階段,ETH2.0僅僅是階段0,目前的POS僅僅為測試,ETH1.0仍舊以POW為主。但是從ETH2.0的整體規劃來看,POW鏈也就是目前的ETH1.0鏈,將會在1.5階段將POW鏈并入到ETH2.0中作為一個分片,這一階段有望在2022年后全網逐漸的轉至POS,此后可能使以太坊POW礦工漸漸成為歷史。曾經時代之光,或許也是礦工之殤。

曙光:ETH2.0,世界計算機的終極形態

ETH2.0的特性

雖然Layer2方案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為以太坊擴容的效果,但是ETH2.0才能根治以太坊的“病”。ETH2.0早在以太坊的設計階段,就已經規劃到了發展路線的第四階段寧靜中了。

總的來看,ETH2.0構建了一個擁有64條分片的區塊鏈系統,同時自身POW共識機制轉向POS。分片鏈能夠大幅度提升以太坊自身的交易處理能力,ETH1.0是一條主鏈處理所有的交易導致效率低下。ETH2.0可以讓64個分片并行處理交易。系統整體以信標鏈作為樞紐鏈,將成為分片與分片之間進行雙向溝通以及信息傳遞的紐帶。

傳統的POW雖然能夠保證去中心化以及安全性,但是POW并不符合綠色能源標準。POS在節約能源方面有著巨大的優勢,同時相對而言,POS也提升了網絡的安全性與可擴展性。進入到POS共識機制后,成為網絡中節點的門檻進一步降低,只需要質押32個ETH并且運行官方客戶端即可,POS進一步提升了ETH網絡的去中心化程度。

ETH2.0也是一個十分浩大的工程,整體分為了四個階段:

階段 0 :信標鏈上線。

階段 1:分片以及數據分片。

階段1.5:64條分片鏈對接信標鏈,并讓當前的以太鏈成為分片之一。

階段2:以太坊開始系統的融合及完善(轉賬等功能),逐漸完成2.0。

ETH2.0解決了什么問題?

ETH2.0重新構建了以太坊的網絡結構,通過構建分片以及共識機制轉至POS,其網絡效率得到了質的提升,這或將進一步體現在交易的效率大幅度提升以及交易成本的大幅度下降。從傳統的POW轉至POS,在降低了節點門檻的同時也吸引了大量的普通投資者成為驗證者,避免了算力集中帶來的內部安全問題,進一步豐富了以太坊礦工生態中的群體構成。

從DeFi的角度來看,DeFi生態早期原生構建在以太坊上,ETH1.0自身的效率問題阻礙了生態的進一步發展,體現在開發者的構建DAPP的滯緩以及交易者的出逃。ETH2.0網絡有望進一步促進開發者積極的在以太坊上構建優質應用,實現以太坊DeFi生態的進一步繁榮以及體量的擴充。當然,除了Layer2板塊外,BSC等系統或將與ETH2.0相輔相成。

以太坊在早期能夠成為一個王者生態,意識形態是一個極為重要的紐帶。以太坊2.0強有力的構建了一個Web3.0的整體基礎,在可擴展、安全以及去中心化這個不可能三角的框架下實現突破,進一步加深這個意識形態所帶來的影響。

總的來看,ETH2.0不僅僅解決了ETH1.0所面臨的可擴展性、安全性以及能耗問題。以太坊2.0是區塊鏈技術整體形態的質變,ETH1.0的出現構建了區塊鏈模型的一個基本輪廓,也成為了其他區塊鏈系統的參照。ETH2.0的出現,則是進一步的重新勾畫了區塊鏈模型的基本輪廓,并引發區塊鏈本身在技術上的新一輪革新。就像每一輪工業革命所帶來的巨大生產力那樣,ETH2.0也將引發區塊鏈行業整體的新一輪變革,并引領真正區塊鏈價值的走向。

信標鏈的啟動

2020年的11 月 4 日,以太坊基金會發布了ETH2.0信標鏈存款合約,并計劃 12 月 1 日啟動信標鏈,條件是存款合約需要在創世日期前 7 天獲得 524,288 ETH,即16384個驗證者參與創世啟動,信標鏈才能準時上線。在11月23日,信標鏈存款合約中已經滿足了該16384個驗證者的條件,并于12月1日如期上線了信標鏈開啟了ETH2.0的階段0。

目前,我們可以通過將ETH1.0上的以太坊轉至信標鏈上,并通過運行ETH2.0官方客戶端成為驗證者,最低驗證者門檻為32個ETH,不過在階段4沒有完成之前質押是單向且不可逆的。根據beaconcha.in數據,目前信標鏈上已經成功質押了6260027個以太坊。

ETH2.0向我們描繪了一個“超級”公鏈系統的整體輪廓,這或許是Vitalik Buterin對于“世界計算機”的終極構想,但就像手機3G升級到4G時,我們能想到的只是網速更快,真正改變的卻是通信時代翻天覆地的變化。對加密世界的以太坊2.0來說可能是gas更低,那未來呢?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發表評論
0/140
發布評論
評論
文章作者: / 責任編輯: 我要糾錯

聲明:本文由入駐金色財經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金色財經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金色財經 > 區塊鏈 > 時代終將屬于以太坊
乐天堂手机app Fun88| FUN88登录| fun88官网| fun88官网备用| FUN88手机版| Fun88乐天堂| 梦飞翔| 乐体育| 乐体育官网| 乐体育网址| 乐天堂app下载| 乐天堂fun88体育官网| 乐天堂fun88入口| 乐天堂国际| 乐天堂手机app| 乐天堂手机app下载| 乐天使| 热天堂| 热天堂官网| 乐天堂fun88| FUN88电竞| 乐天堂入口| 乐天堂最新网址| 乐天堂备用网址| 乐天堂体育官网| 乐天堂fun88电竞| 乐天堂体育官网平台| 乐天堂注册| 乐天堂fun88国际| 乐天堂备用网站| 乐天堂电竞体育综合平台| fun88地址| fun88首页| fun88乐天堂网址| 天堂fun88| 乐天堂app| 乐天堂网址| 乐天堂电竞平台| fun88亚洲体育| 乐天堂手机版| 乐天堂体育注册| 乐天堂首页| 乐天堂88| 乐天堂fun88体育投注| 乐天堂fun88投注| 乐天堂fun88app|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